AG亚游支付网首页
囊括国内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支付接口服务
24小时服务电话
182-2176-9212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愿支持上海建立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添加时间:2014-11-16 17:34
  9 月 25 日,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在上海表示,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Payment System,CIPS)已经取得显着进展,将落户中国上海。这意味着中国距离与美元、欧元、日元比肩,拥有独立的清算系统更近了一步。
 
  早在 2012 年,中国央行就开始组织开发独立处理境外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的全球支付系统,并称将在 2014 年正式建立。然而由于今年以来一直未传出进展信息,使得市场预期该系统将推后出台,或于 2016 年推出,刘士余的此次表态打消了市场疑虑,并首次在公开场合明确表达 CIPS会落户上海这一信息。
 
  目前,中国国内人民币支付主要依靠境内跨行人民币资金汇划渠道--人民币大额支付系统(CNAPS),而在跨境支付系统领域存在空白,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所有跨境支付均需要使用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系统。而由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发展与跨境清算需求的进一步增加,成立由央行主导的支付系统成为了中国金融体系国际化的核心诉求之一。
 
  “AG亚游非常支持中国发展人民币跨境支付清算系统,并希望可以与该系统合作。”SWIFT 亚太区兼欧洲、中东及非洲区行政总裁 Alain Raes 近日在接受 21 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时表示。
 
  根据央行文件显示,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有四项功能:一是连接境内、外直接参与者,处理人民币贸易类、投资类等跨境支付业务;二是采用国际通行报文标准,支持传输包括中文、英文在内的报文信息;三是覆盖主要时区人民币结算需求;四是提供通用和专线两种接入方式,让参与者自行选择。
 
  SWIFT 主要为金融机构提供安全报文交换服务与接口软件,它于 1973 年成立,覆盖 200 个国家 7500 家直接与间接会员。上述央行文件提到国际通行报文标准以及清算系统的接入方式,均属于 SWIFT 全球核心业务。
 
  Alain Raes 对 21 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目前全球所有跨境人民币支付都是通过 SWIFT 系统进行的,在(中国的 CIPS)系统建立后AG亚游也希望能够尽量多地参与到全球人民币支付系统中。”
 
  Alain Raes 认为,SWIFT 在清算协议标准化、清算安全性、全球清算网络资源以及整合上均具有重大的优势,可以为 CIPS 的建立提供核心的技术支持。“AG亚游在中国最核心的战略即是支持中国建立 CIPS,中国央行是AG亚游最大的客户,AG亚游与央行常年保持频繁的接触。”Alain Raes 并未明确最终 CIPS 与 SWIFT 可能达到的合作程度,他表示目前央行正在进行系统搭建的最后工作。
 
  国际金融研究中心(RCIF)研究员高蓓此前分析认为,中国未来的支付系统类似于美国,CIPS可以比照美元支付系统: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
 
  虽然全球各主要经济体都建有支持本国货币的核心跨境支付清算系统,如美国的 CHIPS、欧洲的 TARGET2、日本的 FXYCS、英国的 CHAPS 等,但大多数系统的跨境接入与报文传递仍主要采用 SWIFT 组织提供的服务。
 
  建立独立的境外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的全球支付系统,有利于提高中国金融系统的国际化和安全性。
 
  在最近的乌克兰危机之中,英国以及其他欧盟国家曾经威胁将俄罗斯排除在 SWIFT 系统之外。
 
  在面临可能被踢出SWIFT的情况下,俄罗斯官员私下里强烈谴责将该国排除出SWIFT国际银行支付系统的可能举动,也已起草了一份法案,计划建立一个新的俄罗斯国内银行转帐系统。而根据俄新社报道,中俄两国也讨论了共同建立替代 SWIFT 的系统。
 
  尽管 SWIFT 是由会员银行所有、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私营机构,但其非常容易受到欧盟和美国压力的影响。上一次,欧洲和美国对伊朗实施的金融制裁迫使 SWIFT 采取了行动。有海外媒体报道称,对俄罗斯采取类似措施也在欧美制裁的候选方案之列。
 
  在此次专访中,Alain Raes 回避了所有有关欧盟是否向 SWIFT 施压俄罗斯的相关问题。他仅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有可能出现更多区域性的支付清算安排。
 
  原中投公司监事长、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副行长,现中国招商局集团总经理李晓鹏在今年 7 月的署名文章《迈向金融强国还需构建三大体系》中表示,根据《欧美融资跟踪项目协议》的约定,SWIFT 组织从 2010 年 8 月起即向美国财政部提交其金融支付报文,这威胁到成员国跨境支付清算业务处理和数据安全。
 
  “这个系统还要依赖 SWIFT 组织进行跨境报文传递,金融信息通讯环节严重受制于人,存在较大安全隐患,一旦出现纷争,很难避免伊朗银行类似的遭遇。”李晓鹏建议,在中国人民银行主导筹建的 CIPS 系统建成之前,可同时鼓励符合条件的商业银行发展自有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由人民银行协调通过股权或会员结构设计、标准制定、系统联网等方式来统筹形成几条跨境支付清算、银行卡交易以及全球资产托管的运营路径,并最终纳入政府主导的统一管理体系。同时也可利用这些基础,自主研发中文支付报文信息系统,逐步降低对 SWIFT 组织的依赖,甚至在条件成熟时,培育可与其抗衡的组织和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