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支付网首页
囊括国内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支付接口服务
24小时服务电话
182-2176-9212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相关文档 >

宁波移动支付存在的问题与发展建议

添加时间:2017-12-15 15:51
  2016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到58.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1.9%,移动支付市场推广的速度、急速扩张的影响力已经成了一种现象级的社会事件。
  
  宁波作为国家最早启动建设的智慧城市之一,当前正面临智慧城市建设成果如何更好推广应用的问题。适应发展阶段变化,统筹推进移动支付城市建设,是当前城市管理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宁波较早启动“移动支付城市”建设
  
  宁波在移动支付领域启动较早。2008年,宁波推出了全国首张符合金融行业标准的市民卡;2013年,中国移动和银联在全国14个城市联合推出移动手机钱包,宁波作为浙江省唯一的试点城市进入其中;2015年,中国移动联合宁波市民卡公司、宁波银联推出手机市民卡,支付宝、微信、翼支付等兴起,第三方支付席卷宁波,宁波被国家发改委和中国人民银行确定为移动电子商务金融科技服务创新试点城市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6月,宁波已经在全市30个停车场、7家菜市场、25家医院、66家电影院、6.7万家餐饮零售店、大多数商户以及全部公交和地铁实现了移动支付。
  
  根据是否需要终端设备(如刷卡器)以及是否有独立介质(如市民卡)为标准,宁波现有移动支付手段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需要终端设备,有独立介质的支付工具,主要是市民卡;第二类是需要终端设备,没有独立介质的支付工具,主要是银联和移动推动的手机钱包等;第三类是既不需要终端设备,也没有独立介质的支付工具,主要是支付宝支付、微信支付、翼支付等。
  
  宁波移动支付存在一些问题
  
  尽管宁波移动支付发展很快,基本上在全市多个领域实现了一种或者几种支付手段的普及,但是,与人民群众对便捷支付的需求相比,与政府应用移动支付数据管理城市的目标相比,还存在一些问题。
  
  支付标准不统一不兼容。现有移动支付工具有的需要终端设备,有的不需要终端设备,有的既能在银行POS机上用,也能在公交地铁刷卡器上使用,而有的却只能选择其一,支付宝、微信、翼支付等二维码相互不通用,移动支付方式各自为政。眼下,大中型商户一般各种支付手段都会采用,公交地铁等更多用市民卡,小商户、菜场、流动摊贩则采用支付宝、微信等。这种现象一方面导致了多头推广、重复投资,不仅造成商户无所适从,也带来了大量的资源浪费;另一方面,率先进入市场者提出的垄断性条件,造成其他支付方式无法进入,加剧了各个领域支付手段的分割,无法满足宁波居民“一机在手,走遍全城”的需求。
  
  老年人群难以适应。宁波自1987年就进入老龄化社会。截至2015年底,宁波市60周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有131.6万,占户籍人口总数的22.4%.据预测,到2025年,老年人口将突破200万,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老年人手机持有比例低,持有手机的也大多是非智能的老年机,且学习能力也相对较弱,较难适应当前移动支付的趋势。如何在移动支付城市的顶层设计上,充分考虑老年人的需求,显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移动支付数据分布散难集中。移动支付形成的海量数据给宁波城市进一步加强科学管理提供了支撑。但是目前移动支付形成的数据分别掌握在不同的移动支付平台手中,无法有效集中。这不仅造成政府无法充分掌控城市消费数据,城市管理科学化难以达到预期目标,更隐藏着数据安全的潜在风险。
  
  国内“移动支付城市”建设的主要模式
  

  目前,国内明确提出并部署开展“移动支付城市”“无现金支付城市”或“移动支付智慧城市”建设的已经接近20个。从这些城市提出的方案来看,“移动支付城市”建设主要有三种模式。
  
  单一机构合作模式。主要有两类:一类与支付宝所在公司蚂蚁金服合作为主,如杭州、武汉、天津等;一类与微信所在公司腾讯合作为主,如广州。以武汉为例,武汉市政府和蚂蚁金服签署《武汉市“无现金城市”建设战略合作协议》,在支付宝内提供了包括缴纳交通罚款等功能在内的71项细分服务;武汉公安联合蚂蚁金服在全国率先推出电子身份卡;在武汉全市公交车加装支付宝刷机设备;在公交、地铁、轮渡、BRT等九大出行场景全部实现支付宝付款;在专业市场、出租车、中小商户推广支付宝收款码。武汉公交、武汉中心医院、中百集团等28家机构和企业,宣布加入蚂蚁金服发起的“无现金联盟”.
  
  两大巨头合作模式。即同时与蚂蚁金服和腾讯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推进“移动支付城市”建设。主要代表城市是重庆、苏州、银川。重庆与两大巨头共同合作的模式体现为:在商贸领域,推行聚合支付的收款方式,一个二维码聚合了微信、支付宝、百度钱包、京东钱包等收款方式;在政务、医院挂号、交通罚款处理、生活缴费等城市服务上,同时引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火车站、机场大巴、汽车客运站、高速公路等交通领域,同时推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重庆市交通委与腾讯合作实现微信支付坐公交;重庆市商务委与蚂蚁金服合作,打造“移动支付智慧菜市场”和“移动支付智慧商圈”;黔江区濯水镇等七个镇(街道)与蚂蚁金服签署协议,建设“无现金小镇”.
  
  开放共享型移动支付建设模式。这一模式主要代表城市是贵阳。2017年5月,贵阳出台《贵阳市推动便捷支付工作实施方案》,启动“无现金城市”建设,在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了“开放、包容、创新、共享”的指导思想。用户可以任意使用支付宝、微信、银联钱包、QQ钱包、百度钱包、贵州银行、贵阳银行等各类支付工具,通过一个集成支付码就可以实现各种方式的支付。同时贵阳大力推广自己的“市民云卡”,一方面将云卡与医保、社保、公积金、公交卡、居民健康卡等信息自动关联,另一方面将云卡与手机卡进行集成,同时实现云卡与支付宝、微信、银联钱包、贵阳银行、贵州通、贵阳农商行等APP互通,使市民可以一站式使用各种服务。
  
  加快宁波移动支付城市建设的建议
  
  贵阳模式值得学习和借鉴。宁波移动支付起步早,除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外,市民卡、手机钱包等也都在各自领域拥有较好的基础,主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不符合宁波实际。建议借鉴贵阳经验,在有需要、有条件的公交车、地铁站、出租车、停车场、医院、学校、景区、大型商户、政务缴费等区域安装可以兼容各类支付方式的设备。此类设备可以由宁波市民卡公司负责建设,财政给予一定补贴。菜场、中小商户、流动摊贩等难以安装设备的,推广兼容各类支付方式的集成支付码,使市民不需更换自己熟悉的手机支付工具即可享受移动支付便捷性优势。
  
  提升市民卡在移动支付时代的竞争力。宁波市民卡是全国首张具有金融IC卡功能的市民卡,进一步做大做强宁波市民卡在当前有三大好处。首先,宁波市民卡既可以与手机卡集成,也可以离开智能手机独立使用,因此既能满足年轻人的移动支付需求,也能够满足老年人对便捷支付的渴望;其次,宁波市民卡能够在全市所有闪付POS机上使用,可以减少设备改造投入;再次,通过市民卡的支付数据和统一推广的集成支付码数据,可以将海量的支付数据集中到政府手中,能给宁波政用、商用、民用三个层面的大数据应用带来重大价值。当前,提高市民卡在移动支付中的使用率要重点做好四件事情:一是学习其他成熟第三方支付工具功能,优化市民卡功能设计;二是拓展市民卡应用场景,将政府公共管理、社会保障服务、公用事业服务、身份识别、电子凭证、信息查询等功能集成到市民卡APP中;三是打通市民卡与支付宝、微信钱包、银行卡之间的接口,既可以便捷充值,也可以绑定后直接扣款;四是将电子虚拟市民卡加入支付宝和微信的付款码之中。
  
  加快移动支付的普及。推动移动支付由中心城区向区县(市)、镇乡(街道)拓展,在全市建设移动支付示范区县(市)和示范镇乡(街道),使农村居民也能够享受移动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便捷。拓展移动支付的使用领域,重点在社保、医疗、教育、景区、菜场、加油站、政务缴费等目前比较薄弱的领域推广使用,争取到2018年末实现90%以上支付领域覆盖移动支付。制定宁波移动支付城市建设行动方案,明确移动支付推进的重点任务、时间进度和责任分工,分解任务,落实到人。
  
  加强移动支付数据的集中、分析和挖掘。建议在筹建中的宁波电子商务大数据中心下建设宁波移动支付数据中心,与网络零售数据中心、跨境电商数据中心共同形成完整的宁波电子商务大数据库。依托宁波市电子商务研究院的研究团队对移动支付数据进行分析、挖掘,定期发布宁波移动支付报告;根据移动支付数据的变化及时向市委、市政府提出咨询报告和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