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支付网首页
囊括国内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支付接口服务
24小时服务电话
182-2176-9212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相关文档 >

人民币跨境支付现状与对策

添加时间:2017-07-24 13:29
  在我国综合国力日渐强盛和国际金融经济一体化逐渐加深的背景下,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逐步成为全球经济贸易的新选择,人民币国际化越来越成为未来人民币发展的必然选择,因此抓住机遇进一步结合现有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渠道和资源,稳步快速地发展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做好对未来经济形式变化的策略准备已刻不容缓。
  
  人民币跨境支付现状
  
  (一)人民币跨境支付进入调整期。2016 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由迅速发展进入市场调整期,RII 指数小幅振荡。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2017 年 2 月 23 日公布:2017 年 1 月人民币的全球支付额环比下降 2.83%,在国际支付市场的占比保持在 1.68%,继续位居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SWIFT 报告显示,2017 年 1 月全球所有货币的支付额环比下降 2.55%.相较 2015 年 12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占比 2.31%、排名第五,目前人民币在全球支付的比重持续下滑,已被加元超越。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经济下行风险使市场担忧情绪强化,新汇率形成机制下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大,市场需要一段时间调整适应。美国大选、英国脱欧等事件频发,欧洲难民危机持续发酵,国际社会多重不确定因素叠加,强化了美元的避险功能。2017 年第一季度,美国特朗普总统实施新政,国际经济金融环境逐渐明朗,国内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增长,提振了市场信心,人民币加入 SDR 红利开始显现,一季度 RII 指数下降幅度收窄,达到 3.04,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 14.1%.
  
  未来随着贸易、直投双轮驱动功能的增强,特别是人民币金融交易功能的强化,人民币有望保持其国际货币地位。预计到 2017 年年底,RII 将升 3.08.
  
  (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成为人民币跨境支付重要推手。近三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已超 500 亿美元,2017 年对外投资继续走高。对外直接投资显着提升了双边贸易关系,带动了中资金融机构跨境经营并扩大人民币结算业务。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全球海陆贸易路线网络正在不断建设,将为企业创造重大发展机遇,许多企业积极采用人民币支付,正是瞄准的这一点。因此,“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将逐渐成为人民币跨境支付新的推手。
  
  (三)人民币国际影响力提升。2016 年 10 月,人民币正式获准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意味着人民币向世界主要储备货币迈进了一步。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执行秘书沙姆沙德·阿赫塔尔认为,人民币“入篮”意味着人民币符合国际金融秩序提出的国际化要求。人民币首次在 IMF 公布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中单独列出,表明人民币加入 SDR 后的制度红利开始显现,人民币资产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官方认可,人民币的国际使用范围从私人部门走向官方部门,与美元、欧元等货币一样全方位发挥国际货币职能。
  
  (四)债券市场进一步开放。中国债券市场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新亮点。为了提供国际安全资产,中国不仅取消了诸多资本市场的投资限制,还对境外机构投资者开放了外汇、利率、信用衍生品市场,方便其进行风险对冲管理。定价、清算机制的国际接轨,较高的收益率,吸引了国际主要机构投资者配置人民币债券,而人民币小幅贬值和利率下降导致熊猫债发行快速增长,彭博和汇丰相继推出包含中国债券的指数。但债券市场深度、广度不足,产品不够丰富,发债主体结构不尽合理,作为市场定价基准的收益率曲线尚不能满足投资者的需要,规避利率汇率风险的衍生品市场不发达。缺乏有足够公信力的评级机构,法律税收制度及市场基础设施有待完善。
  
  人民币跨境支付对策研究
  
  (一)积极推进“一带一路”与人民币国际化协调发展。一是构建多元化离岸人民币中心,拓宽投融资渠道。加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币清算中心建设。要借助“一带一路”战略优势,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就要不断地加快沿线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从而拓宽人民币结算国际范围和规模。二是构建人民币计价、支付和结算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从 2009 年开始,中国先后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签署了多项“贷款换石油”的合作协议。自 2015 年 8 月 1 日起,中国开始启动境内原油期货人民币计价结算。这也意味着,中国开始积极推动大宗商品的人民币计价结算。此外,还可以结合我国作为碳排放大国的实际情况,主动开发碳交易中的各种人民币标价的金融产品。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大宗商品尤其是石油人民币计价结算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方向。三是促进沿线国家使用并储备人民币。借助“一带一路”的战略平台,我国积极通过政府援助、政策性贷款、混合贷款和基础设施债券发行等方式来解决沿线国家基础建设的资金瓶颈问题,这一过程使人民币使用得以推广,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基础。四是充分发挥中资金融机构载体作用。大型中资金融机构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主力军,也是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载体。
  
  大型中资银行,尤其是国际化程度较高的银行能够提供跨境清算、结算、企业投融资等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应进一步支持中资金融机构以“一带一路”为轴,谋划全球网络布局,发挥经营管理人民币的优势,在支持“一带一路”和人民币国际化协同发展中实现自身的发展。
  
  (二)进一步加强人民币国际影响力。人民币成为 SDR 篮子货币后,整体有利于提高我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话语权,有利于统筹国内外经济两个大局,有利于我国经济转型发展和金融体系改革。国际上对于人民币的需求将会提升,人民币成为重要国际货币,这将会明显提升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外商直接投资以及海外直接投资中的应用,而目前我国的市场上没有充分的能力提供足够的人民币资产,特别是债券。这要求人民币资产规模要大幅扩大,期限要更加多元,市场要更加开放,要求我国要深化金融市场体系建设,加快金融市场内外互联互通,从而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国际影响力。
  
  (三)提高债券国际竞争力。促进债券市场多元化,加强与境外债券市场的合作,扩大双向开放力度。推动资产证券化,适当增加国债品种和期限,丰富债券衍生品,完善收益率曲线,健全债券市场定价机制,提高债券评级机构的国际公信力,满足国际安全资产的投资需求。扩大人民币直接交易的外币数量,增加人民币使用的便利性。构建离岸在岸市场的互动机制,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人民币资产的国际竞争力。
  
  (四)加强国际间合作,妥善处理分歧。中方应促进沟通,增进互信,避免中美发生贸易战、汇率战。抓住欧洲一体化进程出现新变局的契机,加强与英国与欧盟国家在“一带一路”倡议上的合作,充分发挥欧洲地区国家在技术、要素市场的优势,加快与英国的金融合作,推动伦敦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发展。